微信二八杠房间作弊|单机二八杠下载
首頁|黨建研究簡介|領導關懷
黨建研究
《黨建研究》《黨建研究內參》2018年征訂啟事   "學習宣傳貫徹黨的十九大精神"主題征文啟事
黨建研究網>>《黨建研究》雜志>>2017年>>第10期

根本的原則 不變的軍魂

——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是建軍治軍的根本原則和制度

王志強

今年8月1日,在慶祝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0周年大會上,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強調:“歷史告訴我們,黨指揮槍是保持人民軍隊本質和宗旨的根本保障,這是我們黨在血與火的斗爭中得出的顛撲不破的真理。”人民軍隊“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必須以黨的旗幟為旗幟、以黨的方向為方向、以黨的意志為意志”。新形勢下推進強軍事業,必須毫不動搖堅持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強化軍隊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確保人民軍隊永遠跟黨走,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堅決聽從黨中央和中央軍委指揮。

一、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在血與火的革命實踐中奠基

黨對軍隊絕對領導這一重大政治軍事制度的出現,有著非常深刻的社會歷史根源,是我們黨在血與火的革命實踐中摸索出來的一條真理。1924年1月,中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在廣州舉行,出席大會開幕式的165名代表中,有20多名中國共產黨黨員。大會審議通過了《中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宣言》,確立了聯俄、聯共、扶助農工的三大政策,標志著第一次國共合作的正式形成,隨即掀起了轟轟烈烈的大革命。然而,國民黨右派叛變革命,連續發動“四·一二”“七·一五”反革命政變,以暴力手段反共“清黨”。當時我們黨沒有真正屬于自己的武裝力量,在反動軍隊的屠刀下,大批共產黨人和革命人士遭到屠殺,第一次國共合作全面破裂,大革命宣告失敗。在血與火的教訓中,我們黨總結得出兩條結論:第一,黨必須有自己的軍隊;第二,必須堅持黨對軍隊實施領導。只有這樣,才能保證軍隊真正成為黨進行革命斗爭的強有力的工具,才能有效打擊和消滅反革命勢力、把中國革命推向前進。

1927年8月1日,南昌起義一聲槍響,揭開了中國共產黨獨立領導革命戰爭、創建人民軍隊和武裝奪取政權的序幕。黨在起義部隊建立前敵委員會,率領由黨直接掌握和影響下的軍隊2萬余人,經過4個多小時的激戰,全殲南昌守軍3000余人,占領南昌城,用武裝反抗國民黨反動派的實際行動,宣告了共產黨人不畏強暴、堅持革命的堅強決心。雖然由于受當時環境的影響,起義軍仍然使用了國民革命軍第二方面軍的番號,但在所有軍師級部隊都設立了黨代表,并明確提出“黨的作用高于一切”“黨的組織是一切組織的根源”。南昌起義是黨對軍隊實施領導的開端。隨后,毛澤東領導湘贛邊界秋收起義,起義部隊命名為工農革命軍第1軍第1師,并設計制作了我軍創立后第一面屬于自己的軍旗——底色為紅色象征革命,中央有五星代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五星內有鐮刀錘頭代表廣大工農,鮮明寫下了中國共產黨的領導,表達了人民軍隊聽黨指揮的堅定意志。

“國家大柄,莫重于兵。”在長期革命實踐中,我們黨建立了自己的軍隊,并逐步探索總結出由黨絕對領導軍隊的偉大制度,徹底打破了中國歷史上以個人領軍為特征的軍事制度,為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提供了堅強的軍事制度保證。

二、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在艱苦曲折的斗爭中鞏固

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原則的建立和鞏固并不是一帆風順的。在南昌起義、秋收起義、廣州起義過程中,我們黨雖然整合和影響了一些軍隊,但在團以下部隊沒有黨的組織,難以直接掌握士兵;團以上部隊即使設立了黨的組織也難以掌握部隊,有的部隊士氣低落、軍閥習氣嚴重、士兵開小差等問題比較嚴重。毛澤東敏銳地意識到這個問題,指導秋收起義部隊實施了著名的三灣改編,創造性地提出“支部建在連上”的原則——部隊設立黨代表制度,做到班有黨員、排有黨小組、連有支部,營、團建立黨委,從組織上確立了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原則和制度。三灣改編為確立黨對軍隊絕對領導奠定了堅實基礎。但那時,這一制度僅在井岡山地區的紅四軍實行,而且還面臨著來自思想和現實中的很大阻力,部隊中還習慣于個人的領導、習慣于軍事長官說了算、習慣于把軍事與政治剝離開來對待。在這種情況下,毛澤東即使受到很大的排擠,離開了紅四軍主要領導崗位,也一刻沒有停止對黨領導軍隊原則的思考和探索。他提出了堅持“絕對的黨領導”、黨的“絕對的指揮權”等觀點,成為關于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理論最早、最明確的論述。

1929年12月,根據“中央九月來信”精神,紅四軍召開第九次黨代會(即古田會議),糾正和肅清各種非無產階級思想,形成了我黨我軍歷史上著名的古田會議決議。決議明確規定,中國的紅軍是一個執行革命的政治任務的武裝集團;軍隊必須絕對服從黨的領導,全心全意地為著黨的綱領、路線和政策而奮斗。同時,還確立了我軍政治工作的方針、原則、制度,提出了解決“把以農民為主要成分的軍隊建設成為無產階級性質的新型人民軍隊”這個根本性問題的原則方向。這些原則不但在紅四軍得到貫徹,而且在其他各部分紅軍中也逐步得到實行,并對以后不斷加強黨的建設和軍隊建設產生了深遠影響。此后,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原則和制度又歷經了“左”傾冒險錯誤、“左”傾教條主義錯誤等現實考驗,戰勝了“一切經過統一戰線”“一切服從統一戰線”等右傾錯誤主張的干擾。直到1938年11月,毛澤東在黨的六屆六中全會上明確指出,共產黨員不爭個人的兵權,“但要爭黨的兵權,要爭人民的兵權”,“我們的原則是黨指揮槍,而決不容許槍指揮黨”,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原則才真正得到鞏固和健康發展,并逐步發展形成一整套科學的制度體系。1949年9月,周恩來在對具有臨時憲法作用的《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草案作說明時,就“軍事制度”明確指出,“政治工作制度”(實質上是黨領導和掌握軍隊的工作)是它的靈魂。這就把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建軍根本原則上升成為了國家基本軍事制度。在1950年全軍參謀會議上,周恩來又專門強調:“我們黨在軍隊內的作用是清楚的、肯定的。任何其他黨派在人民解放軍中是沒有領導地位的。”1953年12月至1954年1月,中央軍委召開全國軍事系統黨的高級干部會議,確定在軍隊堅持“黨委統一的集體領導下的首長分工負責制”,為堅持和完善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原則和制度,起到了定海神針的作用。

歷史往往在經過時間沉淀后可以看得更加清晰。在艱苦卓絕的革命斗爭中,我軍官兵尤其是老一輩革命家自覺把聽黨指揮內化為堅定信念,外化為自覺行動,以實際行動踐行了對黨的忠誠。羅榮桓元帥曾經回憶說:“在行軍的時候,黨代表在后邊,替士兵背槍,和士兵共甘苦。士兵對黨代表是很擁護的。如果下個命令,沒有黨代表的署名,士兵對這個命令就要懷疑的。”方志敏被俘后,國民黨當局先是以高官厚祿誘惑,后是以妻子兒女安危威脅,企圖勸降招安,均遭到嚴詞拒絕,他堅定地表示:我們的信仰是鐵一般堅硬的。新四軍軍長葉挺在皖南事變后被無理扣押5年多,歷經軟硬兼施的折磨,始終信念不改,用“我應該在烈火與熱血中得到永生”的鏗鏘詩句表明心志,并在被解救出獄的第二天就遞交了入黨申請書。這一個個鮮活的事例充分表明,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不愧是保證我軍歷經艱難困苦而不潰散不退縮、久經復雜考驗而不變質不變色、不斷從勝利走向勝利的重要法寶。

三、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在繼往開來的新時期發展

改革開放以來,面對敵對勢力的干擾、分化、破壞和甚囂塵上的“軍隊非黨化、非政治化”“軍隊國家化”等論調,黨和人民毫不動搖地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并從理論和實踐上賦予這一建軍根本原則新的定位和發展。1982年《憲法》確定設立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事委員會,實行軍委主席負責制,黨中央專門就此作出說明,“設立國家的中央軍事委員會,決不是取消或削弱黨對軍隊的領導……由黨的中央軍委主席擔任國家的中央軍委主席。黨的中央軍委和國家的中央軍委實際上將是一個機構,組成人員和對軍隊的領導職能完全一致”。1997年全國人大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法》也明確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武裝力量受中國共產黨領導”,進一步將黨領導軍隊和國家領導軍隊有機統一起來,牢固確立了我們黨在國家武裝力量領導體制中的地位。

立足中國革命的經驗和國際國內形勢變化,黨和國家領導人也多次依據國家憲法和法律規定,對黨對軍隊絕對領導這一建軍根本原則和制度作出重要論述。鄧小平強調指出,“不管如何更新換代,我們這個軍隊永遠是黨的軍隊”,“我們的軍隊始終要忠于黨,忠于人民,忠于國家,忠于社會主義”,對新的歷史條件下人民軍隊的性質作出了科學界定。江澤民著眼上世紀90年代蘇東劇變等復雜形勢,鮮明指出“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是我軍永遠不變的軍魂”,把黨對軍隊絕對領導提升到“軍魂”的高度加以強調。胡錦濤著眼國家安全和發展戰略全局,明確提出“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是我軍建軍的根本原則和永遠不變的軍魂,是我國的基本軍事制度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制度的重要組成部分,是黨和國家的重要政治優勢”,從國家政治制度的高度明確了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重要地位。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站在時代和全局的高度,著眼推動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鮮明提出“建設一支聽黨指揮、能打勝仗、作風優良的人民軍隊”這一黨在新形勢下的強軍目標。反復強調“聽黨指揮是建軍之魂、強軍之魂,是保證我們黨長期執政、國家長治久安的根本法寶,永遠不能變,永遠不能丟”;“聽黨指揮不能只掛在嘴上、當口號喊,必須見諸行動”;“對黨絕對忠誠要害在‘絕對’兩個字,就是唯一的、徹底的、無條件的、不摻任何雜質的、沒有任何水分的忠誠”。在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根本原則問題上,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必須“頭腦特別清醒,態度特別鮮明,行動特別堅決”。在2014年古田全軍政治工作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重點針對一個時期以來軍隊思想政治建設領域存在的突出問題明確指出,“各級黨委要把落實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制度作為第一位責任,堅定維護這套制度的嚴肅性和權威性,把黨領導軍隊一系列制度貫徹到部隊建設各領域和完成任務全過程,確保黨指揮槍的原則落地生根”。這深刻揭示了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對實現中國夢強軍夢的極端重要性,明確了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標準要求和實踐路徑。

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建軍90年來,我們這支人民軍隊由黨締造、聽黨指揮,實現了由小到大、由弱到強的不斷發展,為中華民族求生存、求解放、求發展建立了不朽功勛。新形勢下,我們這支人民軍隊必將繼續緊緊團結在黨的旗幟下,始終與黨中央、中央軍委保持高度一致,堅決聽從黨中央、中央軍委和習主席指揮,堅決維護核心、維護權威、維護和貫徹軍委主席負責制,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保駕護航、再立新功!

(作者為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政治工作部副主任)

(責編:閆妍、常雪梅)

重要文章

京ICP備17014157號-1
版權所有 禁止復制
微信二八杠房间作弊 贵州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内蒙古时时一定牛 上海十一选走势图 天津快乐十分软件下载 昆明彩票快乐10分 手机游戏下载大全 广东快乐十分电视横屏走势 6月24号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 陕西快乐十分技巧及规律 新时时财付通